20081229 

一整年的忙碌在客人放聖誕節假期時暫時鬆了口氣。預期今天會很閒,於是下午請了假,並沒特別有什麼計劃,等老闆在假單上簽了名之後才想我到底要做什麼呢?

昨晚經過中正村的公園,小時候阿公帶我和大姊去那裡玩,我是不是該去把那個公園的影像拍下來,將來我老了,還可以回憶起阿公和我的童年?我腦海裡有這樣的構想,但真正騎車回家的路上卻有點慌,媽跟小黑會不會覺得我心情不好所以不想工作?我想著要用什麼理由去說服她們?怎麼讓她們不擔心?

在她們去睡午覺後,我跑去剪了頭髮。想了很久的計劃,一直想剪短的,卻為了一個人、一件事而留長,現在那件事不會實現了,可以剪短了吧!坐在椅子上,和設計師討論著要剪成什麼樣的短髮後還是放棄了,這是我七年愛情的記憶,我真的走到終點了嗎?不知道,留一點希望吧,畢竟剪短頭髮只要一剎那,留長卻要好多年。

到書局去待了一下,卻靜不下心來翻任何一本書。去看綠美橋畔的花海吧!腦海有了這個念頭後就去實現它。

一個人在堤防上散著步,聽著Karen Ann的歌曲。天地間彷彿只有我一個人。大概有七年以上我沒來這裡了,以前跟花輪、輝哥、小佩、佳如他們來這裡看煙火,還有跟矮瑩來這裡散步的。曾幾何時南投市不放煙火了、中興新村也沒放了,那些都是好久以前的往事,我也不是十七、八歲的小女孩,轉眼都要30了。現在貓羅溪畔、綠美橋旁種了許多的波斯菊,聽說萬丹種更多、更漂亮,反正南投人可以去散散步、走走看看。

晚上跟朋友去山上吃飯。我喜歡那種安靜的環境,我很怕吵,可是那家店為什麼可以存活的下去,每次去我每次都會這樣想。

又過了一天。外面下著雨,我該睡了。

 

陳阿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