照片是有大榴槤之稱的新加坡濱海藝術中心的屋頂。


今天Theresa問我新加坡值不值得去?這問題讓我又想念起熱情的新加坡。

我想念MRT熱心的站務先生、坐的第一班地鐵上告訴我們應該在哪裡下車的年輕人、路邊跟我們打招呼的守衛先生、迎面走來向我們說Hi的路人、在我們看地圖找不到方向時主動提出幫忙的熱心路人、還有在要去候機室時隔著玻璃揮著手跟我告別的陌生人。

我想我也是一個很熱情的人,所以我非常喜歡且享受新加坡人的熱情。有人覺得我的熱情叫活潑,是嗎?我也不知道。

但講到熱情,我想這是可以傳染的。瑞士的ILARIA及保加利亞的TINA她們都很熱情,跟她們書信往返了幾次之後,我也變得像她們一樣。上星期又收到一張ILRIA去義大利渡假時寄來給我的明信片,讓我上星期六到淡水去時也買了一張明信片要寄給她。當然我最希望的是她們來台灣玩,或是我去找她們玩,那一定更熱鬧、有趣。

我真希望我身邊的朋友們也熱情一點,不然太沈悶了,那我的生活是很無趣的。

陳阿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